您所在位置:主页 > 资源 > 文章

探访攀西战略资源创新开发试验区:当我们谈论

2019-05-15 17:05 浏览次数:72 次



探访攀西战略资源创新开发试验区:当我们谈论

  以前,当我们谈论攀西,谈论最多的是实力雄厚的矿产、水能、光热资源;如今,当我们谈论攀西,除了钒钛、稀土等战略资源,更有钒钛产业链上令人惊叹的3D打印、人工智能关节,还有天更蓝水更清的阳光花城

  本报记者 梁现瑞 寇敏芳 王代强

  5月6日一大早,“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——记者一线行·探访国家级试验区”报道组抵达首站攀枝花市。

  2013年,攀西战略资源创新开发试验区获批成立,攀枝花市全域纳入其中。6年时间,试验区试出了什么?这块国家级“试验田”长出了什么?“水温”如何?如今,当我们谈论攀西时,我们在谈论什么?

  从“功勋基地”到国家级“试验田”

  不躺在资源优势上睡大觉,而是研发新技术、拓展新空间。变资源优势为产业优势,成为整个试验区的新方向

  攀枝花钢铁研究院藏身于江南炳草岗一带的楼房中。从攀枝花宾馆出发,沿桃源街步行300多米就到了。10余个研究所和中心错落有致地分布在山坡上,分别指向钛金属、轨道交通、特钢技术等不同的研究方向。

  成立50多年来,研究院的成果一直支撑着攀枝花钢铁产业的发展转型,试验区设立后,研究院的作用更加凸显。其办公楼下的一块牌子上,罗列了15个他们参与的重大科技攻关和平台建设项目。

  下午6点,靠近金沙江的钛钢联合实验室里依然机器轰鸣,这里并排放着三台设备,分别是真空感应炉、真空自耗炉和球形钛合金粉3D激光打印机。高级工程师冯远超告诉我们,要利用“神器”生产出高级别特种钢和高端钛合金材料。球形钛合金粉3D激光打印项目负责人范亚卓则要把钛金属加工成球形粉末,然后“打印”成各种精密设备。

  在另一座大楼的三楼,低品位钛化物提取技术项目团队负责人尹国亮正埋头苦干。他的目标,是沉睡在山沟里的数千万吨高炉渣。

  变粗为精,变短为长,变废为宝,以创新为引领,以提高资源利用效率、提升产业结构为目标,不断研发新技术、拓展新空间——这个方向,也是整个试验区的方向。

  研究院一江之隔,就是钒钛磁铁矿山。江边的专用铁路,不时有火车满载着矿石驶过。

  作为国家“三线”建设的重点工程,攀钢为国家作出了巨大贡献。然而,时过境迁,曾经的“功勋基地”,可能成为“铁锈地带”。

  攀西战略资源创新开发试验区设立,就是要通过体制机制和技术创新,把当地的钒钛、稀土等战略资源优势转化为产业和经济优势。

  从钢铁之城到钒钛之都、阳光花城

  除了攀钢这样的巨头,下游企业越来越多,高端产品蓄势待发,产业变新,产业链条变长,城市环境变美

  “戴上这个人工智能关节,残疾人也能像正常人一样跷二郎腿了。”临近中午,热浪袭人。午跃阳光科技公司副总经理张益带我们参观人工智能关节样品。这种以钛为主要原料的人工关节,重量只有不锈钢产品的三分之一。公司今年3月份设立,再过两个月就要投入规模化生产。

  车间展台上,整整齐齐展示着将要生产的几百种钛工艺品,包括打火机、指尖陀螺等。攀枝花市发展改革委副主任付建平透露,在试验区设立以前,攀枝花的钢铁产业总体停留在原材料阶段,只能提供一些低端钢材,钒钛领域也只能提供海绵钛、钛白粉等初级产品。如今,产业链条不断延长、产品结构不断提升。

  距午跃科技30公里处,攀枝花学院钒钛学院副院长赖奇指挥两个助手调试新设备——1200千瓦电子真空束冷床熔炼炉。不同于一般的熔炉,这台设备在熔炼期间炉膛处于真空状态,温度可以高达8000摄氏度,可以极大程度祛除杂质,提升钛的纯净度和品质。

  延伸钛产业链,梦想在心中一藏多年。赖奇透露,之前苦于没有资金,试验区设立后,成功申请到4000多万元经费,项目得以顺利推进,目前已经进入中试阶段,有望近期投入工业化生产。

  行走在攀枝花,一个明显的感觉是,产业变新,产业链条在变长。之前只有攀钢等少数几个巨头,如今,午跃科技这样的下游企业越来越多。以前只有重轨、钢锭、钢筋,现在,导弹尾翼用钛合金支架、宇航级钒铝合金、智能人工关节……一个个高端新名词不断撞击耳鼓。

  数字作证:2013年到2019年,全市高新技术企业由20家增加到34家,产值从121亿元增长到535亿元。2018年,全市钒钛产业产值突破375亿元、增长76%。攀枝花曾经是全国著名的污染城市,2009年空气质量优良天数只有88.2%,到2018年已经提升至97.8%,污染城市变成了阳光花城。

  从交通条件先天不足到南向开放门户

  推进体制机制改革,以开放来促推改革创新,抓紧对外通道的建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