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位置:主页 > 历史 > 文章

西去抑或东撤?1949年,一位历史地理学家的建议

2019-05-15 16:00 浏览次数:74 次



timg (1).jpg

蒋介石

1949年对于蒋介石来说是不堪回首的一年。新年伊始,在内外交困的情势下,他不得不于1月21日发布了第三次下野的文告:

中正毕生从事国民革命,服膺三民主义,自民国十五年,由广东北伐,以至完成统一,无时不以保全民族,实现民主,康济民生为职志……现战争仍然未止,和平之目的不能达到……身先引退,以冀弥战消兵,解人民倒悬于万一。

蒋介石还称,他的下野还出于对台湾问题的考虑:

如果我不下野,死守南京,那台湾就不能兼顾,亦不能成为“反共抗俄”的堡垒。

从目前资料来看,蒋介石很早就对将台湾作为最后的落脚点作了周密的考虑。

历史地理学家张其昀建议“东撤论”

1948年底至1949年初,经过三大战役之后,国民党军的战略机动兵团不复存在,剩下的白崇禧、胡宗南集团只能艰难扼守中南和西南、西北,难有大的作为。国民党上层认识到以长江为界“划江而治”的企图,共产党方面恐怕难以接受,大陆东南即将不保,两广也难以坚守。为此,国民党高层曾就国民党与国民政府的党、政、军、财、文中心撤往何方,进行过一场讨论与争论。许多高层人士凭抗战时西撤的经验,主张撤往大西南与大西北,利用中国西高东低的地理特点,取居高临下防守之势,负隅顽抗。但反对西撤的人认为,今日的形势与抗战初绝不相同,解放军兵力充足,攻势正盛,而且熟悉地形,与民众联系较紧密,远非当年兵力不足、地形民情不熟的日本侵略军所能相比。因而国民党军若再重施故伎撤往大西南,并不能阻挡解放军的凌厉攻势。这时的国民党军兵败如山倒,首要之举是先躲避解放军进攻的锋芒,保存实力,静待时机,以图再举;若退往西南,不仅不能躲避解放军的进攻,而且将陷于全军覆没的绝境。

蒋介石毕竟有多年与共产党打交道的经验,因此很快就否决了“西撤论”,而接受了历史地理学家张其昀的建议。

张其昀等“东撤论”者向蒋介石指出西撤川、康的不妥,然后说明东撤台湾的种种优势:首先,台湾海峡海阔浪高,只有它才能暂时阻止没有海、空军优势的解放军的乘胜追击。其次,把台湾作为“反共救国’’的复兴基地,有着大陆其他地区无法比拟的优越之处:台湾地处中国东南部,北回归线从台岛穿过,热带和亚热带的气候适合动植物的生长,物产丰富,全岛土地利用率高,植被茂密,粮食等农产品基本可满足军民所需;台岛内部交通便利,工业有日本殖民时代留下的基础,若善于经营,经济可望起飞;在军事上,台岛有海峡与大陆相隔,易于防守;台岛位于太平洋西缘,扼太平洋西航道之中,与美国的远东防线衔接,战略地位极为重要,美国不会弃之不顾,若得美援,台湾防守将万无一失;台湾居民在日本殖民统治下生活了50年,回到祖国怀抱后,会对中央政权有一种回归感,这种心理正可用来稳定社会秩序;尤其是台岛受“红色污染”不多,中共组织与人员活动较少。未来即使社会稍有动荡,台岛四面环海,呈封闭形,境内铁路、公路四通八达,农村都已开发,政府极易镇压不稳定因素以稳定社会。因此国民党若将党、政、军、财、文中心迁台,再带来较多的资金和人才,必将建成稳固、强盛的复兴基地,适当时机就可反攻大陆。

张其昀的“东撤论”对时局和地理的分析可谓恰如其分,透彻明了。蒋介石政权撤逃台湾至今60多年,的确是因为所述因素,从苟延残喘到站稳脚跟,从军事固守到经济社会发展,从偏安一隅到成为“亚洲四小龙”之一,除了“适当时机就可反攻大陆”这一点未能达到。同时,“台独”势力也就像缠着台湾这棵大树的藤蔓一样,在国共两党“不经意间”发展了起来,一时将国民党政权赶下了台。

3.7亿美元的黄金白银外汇秘密运往台湾

话说回来,从1948年底开始,蒋介石就开始着手准备退路了。 1948年1 2月24日,蒋介石命其亲信、前参谋总长陈诚出任台湾省政府主席,不久又任命他兼任台湾省警备总司令。此时的陈诚由于指挥东北战场上的战事不利,刚刚从东北“剿匪”总司令兼东北行辕主任职位上被撤下来,蒋介石对其即委以重任,把自己的退路交由他办理。 1 2月2 9日蒋介石又任命蒋经国为国民党台湾省党部主任委员,协助陈诚总揽台湾党、政、军大权。蒋经国留学苏联回国后,曾任江西赣南行署专员,推行“赣南新政”,把赣州治理得井井有条,确有“经国治世之才”。后又作为委员长“特派员”,去上海整饬物价和金融秩序。蒋经国的能力、素质受到父亲的充分肯定。